郭德纲北展封箱唱的什么戏曲


发布时间:2021-05-04 10:30 作者:智凯

50分钟的演出,音随画动,观众仿佛身临其境,美不胜收。但在幕后,是戏曲人和音乐工程师一遍遍艰难的跨界磨合。“很难很辛苦,但很值得。”张军说,“民营院团要顽强地活着,要更精彩地活着。”他表示,昆曲艺术中心曾有五个月“颗粒无收”,但就在不得不停下脚步的日子里,最终把《玉簪记》这个埋藏多年的心愿实现了,是“步月闲行到此”的机缘玄妙,更是当代戏曲人的执着与担当。

在戏曲舞台上,有人以唱工见长,有人以做工取胜,更有以难度很大的硬功绝技赢得观众喝彩。而余巧云的表演艺术似乎有点不同。我虽然没有听到她特别高亢的演唱,也没有看到为她设计的“绝活”,可是,看她的演出,却令人注目屏息,深为感动,久久回味,萦萦于怀。我最爱看余老师的《三上轿》和《三对面》,我觉得这是余老师表演艺术的峰巅,达到了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尽美境界。她的婉约沉郁的艺术风格在这里得到充分展现。

国家京剧院小分队的到来,让当地群众和工作人员非常高兴,演出前半个小时大部分观众就进了剧场。原来,丰宁虽然地处偏远,但颇有文化底蕴。这里不仅有各种独具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还是著名诗人郭小川的故乡,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百姓都非常喜欢戏曲,河北梆子和京剧都有不少观众。李秀珍阿姨说,她家的电视经常锁定在央视戏曲频道,“这一次居然能看见真人演出,比看电视可过瘾多了。”

看似没有占得先机的《鬓边不是海棠红》,却在这些偏向于艺术的基因之上,取得了行业的高口碑和观众的满堂彩,可见其剧集质量是获得观众认可和好评的。该剧虽然聚集了战争、戏曲等吸睛元素,但冲破了许多固有的国产剧集创作套路,没有被类型绑架。由历史出发,以戏曲作为灵魂,让人物“活起来”,进而自主地行动。另外,尹正、黄晓明等人的实力演绎也给剧集增色不少,使得剧集看点十足,难得!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对于一群不是戏曲科班出身的演员而言,能有这样的表现,实属不易。抛开对于专业性质的认可与否,在如今的影视作品中,能在最大程度上保持戏曲魅力的基础上,再让走近年轻观众,或许才是大众应该反思的。

戏曲中和影片中的人物命运走向截然不同的结局,这种反差和反衬更突出了人物的悲剧性,同时还在暗中隐藏着一丝讽刺和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让观众在矛盾和反差中品尝着剧中人物的辛酸和无奈,同时影片的深刻内涵也在剧情发展过程中润物细无声地深入人心。

第三,可看性完全不行。照这种写意法,我还不如去看戏曲。现在的戏曲还没它这么废话连篇,能一连演四个小时。它这个表演形式搞得观众全程进入不了状态不说,三位演员老爷子在台上一刻不停累死累活,最后汗流得脸上五花六道,很影响效果。第四,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解构的方式太笨重了。感觉不是创作者在驾驭历史,而是历史在重重地拖着创作者蜗速行进,流水账叙事,毫无头绪。其实它走钢丝的比喻还挺可取的,但是做成现在这样很可惜。

小剧场戏曲一定要拉近观演关系,让观众身临其境。加强观众的代入感是比较重要的。戏曲有一些实验性质的作品,就会特别受年轻观众喜爱,也会打破那些认为戏曲就是古老陈旧的偏见。比如我的作品里用了rap,还把《乘风破浪的姐姐》的舞蹈也搬到了戏曲的舞台上,这些尝试年轻观众都很喜欢。我觉得有一些新的先锋的甚至实验性质的表达方式,其实也是一种呼唤传统回归的方式,这样做在当下,也有助于建立更好的观演关系。

郭德纲 封箱 戏曲

上一篇: 郭德纲好比你就是英国的王子殿下

下一篇: 郭德纲睡过哪个女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