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喜剧人安慰张云雷


发布时间:2021-04-28 03:55 作者:裕昊

虽然赵本山退居幕后多年,但是在喜剧界依旧有影响力,他的诸多作品代表了一个时代,同样占据喜剧行业半壁江山的郭德纲比赵本山更加低调,成名之路也更加艰难。

“喜剧,我们是认真的”,是节目一以贯之的态度。前后六季节目延续下来,《欢乐喜剧人》已成长为具有代表性的喜剧品牌与喜剧平台。作为喜剧界标杆式的存在,每个登上这块舞台的喜剧人,都有着天生的荣誉感与使命感,要将最具喜感的内容带给观众;同时,作为一个“造星”平台,挖掘喜剧人才、为喜剧舞台输送能量,也是《欢乐喜剧人》的目的所在。无论何时,社会大众都需要一个宣泄压力的出口、获得相对放松的时刻,毫无疑问,作为中国综艺市场中垂类节目里最长久的专业喜剧竟演节目,《欢乐喜剧人》敢于并善于提取生活的真情实感,以喜剧精神为时代前行汇聚强大正能量。

开心麻花的那些喜剧作品,都是在现实生活不可能的情况下,呈现一些生活发生的故事。以现实生活为背景进行描述的,又用着孙同这样的人物形象,来让观众们达到触手可及的效果。虽说生活背景呈现的很真实,但是总体来讲,在表达喜剧的效果上就显得略微吃亏一些。笑点只突出情节,突出主角上。

除了上文提到本季节目在赛制上的创新以外,节目在选手方面也有突破性尝试。在前几季《欢乐喜剧人》对国内喜剧人的深度挖掘和高覆盖的基础上,这届“喜剧人”不仅嘉宾规模最大,覆盖的喜剧人类型也更为多元。既有孟鹤堂、周九良、金霏、陈曦、烧饼、曹鹤阳、白凯南、高晓攀等观众熟悉的优秀传统喜剧人,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新喜剧面孔,比如,美国中文脱口秀演员艾杰西、波兰公平竞争组合等。这些风格千差万别的喜剧人,带来更具创意的作品,让节目呈现出更为年轻化、更为丰富的特色。

值得一提的是,在节目制作过程中,节目创造了多样化的元素,突破了单一的“喜剧到底”或“游戏到底”的节目模式,以挑战为主线,让观众在观看时充满“不可预测性”,消除了观看疲劳感,增加了观众的参与感。在喜剧表演中,节目试图即兴发挥喜剧效果。名人嘉宾将与非本地嘉宾一起表演与其职业相关的即兴喜剧表演。名人嘉宾将面临意想不到的情况,扮演奇怪的角色。他们将尽最大努力在没有任何舞台或排练的情况下完成表演,并以最真实的态度给观众带来不同的欢乐和“笑果”。

孟鹤堂在相声综艺节目中获得全国总冠军后登上了《欢乐喜剧人》的舞台,很多人都认为是奔着“双冠王”的荣誉来的;郭德纲的儿徒烧饼(朱云峰)也再次出现在喜剧人的舞台,这一次他是主演,双双晋级的德云社的演员在十组选手中占两个席位,难免会有一些人认为喜剧人的舞台快让德云社包场了。

象牙山继续热闹着,龙泉村也在时隔多年后再起风波。《乡村爱情12》播出不到一个月后,《刘老根3》也开播了。同样讲述东北农村故事的《刘老根》系列离开得太久了,以至于很多观众已经忘了它的首播是在2002年,彼时的女主角是优秀的喜剧女演员高秀敏。《刘老根》开播即红,尤其是在北方,几乎没有人能拒绝赵本山、范伟和高秀敏这3位黄金搭档的表演。他们从晚会舞台来到龙泉村,将生活里的酸甜苦辣都装进一种叫喜剧的艺术形式里。

尽管白凯南的作品真的很扎心,但他最终还是得走人。因为整个喜剧人舞台及台下的观众,他们允许并接受煽情,但前提是,你必须得先让他们笑出来。如果说包袱和笑点是喜剧人的盔甲与服饰,那么《综艺怪咖》的整个过程,就相当于裸奔。全体喜剧观众需要煽情和泪水,但他们更加需要笑声,这是《欢乐喜剧人》的底层逻辑。所以,在这种规则的约束下,白凯南必须得走了。

此外,还有一点,在《欢乐喜剧人》第六季的舞台上,大部分作品全变成了相声,之前占绝对优势的小品,几乎没了。虽然每一期都有一到两个小品,但这些作品,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不要说被逗笑,观众连看下去都很难做到。一直到最后的总决赛,《欢乐喜剧人》的舞台,好像已经变成了相声大赛。

郭德纲 喜剧 张云雷

上一篇: 郭德纲一共三个朋友

下一篇: 郭德纲说艺术没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