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上海戏剧


发布时间:2021-04-28 23:50 作者:弘文

袁子弹认为,优秀的主旋律剧也是同理,她以《大江大河》的编剧为例,作为过去两年最成功的主旋律剧,袁子弹认为这部剧在各方面做到了平衡:“主旋律剧不意味着抛弃戏剧冲突和戏剧趣味。戏剧本身应该是活泼好看的,人物是鲜活的,至于这个人物是个工程师,还是个农民,我觉得不应该影响表达的趣味性,因为电视剧是一个大众娱乐产品,这是基本要求。表达的趣味性能够产生一定情感共鸣,至于题材严肃性,这是编剧要消化的东西。”

写戏就是写冲突,写人物关系的变化,戏剧目的在哪里?在河对岸,其实戏剧目的早就设定好了,关键是怎么样搭这个桥?怎么过河?这就是桥段。比如怎么写一男一女第一次见面?《爱情故事》男女主角第一次见面,女主角训男主角:就烦你们这些哈佛的,明明有图书馆,非要到社区图书馆,占用公共资源,就这样还想和我喝咖啡?男主角:第一我不是哈佛的我只是预科生,第二我不是请你喝咖啡的。女主角:这就是你看上去很蠢的原因!然后第二场两人一起喝咖啡。编剧要对自己有要求,作为职业编剧要强一点,所以你才可以贵一点。许多国产电视剧情节都是直接说出来的。

由周涛和孙强主演,央华戏剧出品的话剧《情书》是北京保利剧院正式复工后第一场话剧演出,也算是戏剧人给观众的一封“情书”。以往每次演出前,剧场里都是熙熙攘攘众声喧哗,而这一天却显得格外安静。化妆师问周涛,“剧场里进观众了吗?”他们从侧幕条看到,其实观众早早地都坐好了,静静地坐着等待演出开始。那一瞬间,周涛更感受到戏剧演出中那令人肃然起敬的仪式感。

“浸没式”戏剧近几年迅速兴起,成为全世界关注的文化热点。这种形式相比起传统戏剧演出形式,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因为一切未知,所以没有答案。“浸没式”的氛围,带来的是一种“体验感”,让观众能够完全浸入整个现场环境,除了能看到能听到,也想去触摸、去呼吸、去品尝。这种半梦半醒的虚实状态,拥有着更多能够臆想去揣测的空间,真正让观众达到“身临其境”。

作为综合艺术的戏剧、戏曲、电影、电视剧基本上都属于叙事性艺术,都需要由人物的行动、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关系来形成一个有完整过程的生活事件,因而,它们一般都应当具有故事情节,并且以矛盾冲突作为情节发展的主要线索,在紧张而激烈的矛盾冲突中,塑造出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形象。

为承担西安市戏剧文化惠民演出,周至县剧团还组织排导了以创卫、计划生育、环保等为题材的节目参加各种公益演出,如《黎明静悄悄》《卫生室的故事》《流动的面皮摊》《女儿也是丁》等节目,让观众在寓教于乐中引发对扶志扶智的深入思考。?(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职茵)

“《原野》快闪”的灵感源于主创的脑洞大开。他们充分利用剧场空间,结合创作本身的现代风格探索更多新奇有趣的表达方式,让戏剧变得更有吸引力。“让更多年轻人爱上经典,是我们的愿望。”何念说。这场演出并不售票,观众只需要在上话的微店里花20元购买一杯上话“剧院魅饮”咖啡厅的“真巧是你”热饮,便可提前预约,每场只开放给24位观众。此次试水成功后,此类新奇时髦的戏剧体验将会在安福路288号越来越多。

?薛晓路导演最早和姚晨、孙红雷《潜伏》的导演姜伟合写过家暴题材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剧本,再参考之前的《北京遇上西雅图》,薛晓路十分善于表现“一对别扭的半路夫妻”,《吹哨人》同是如此。马珂在有家庭的情况下和周雯逃亡世界,表现男女二人在相处过程中由确知的不和谐与无法挣脱的社会关系而引发的戏剧张力,中国几乎没有编导比薛晓路更为擅长。除此之外,影片中由文化碰撞而产生的个体戏剧冲突,同样是薛晓路所有影片中最常出现的内容之一。

在我看来,万变不离其中,现有的线上戏剧无非是将第四堵墙的某一个维度演变成了网络空间,而观演关系中的导演又形成了电影导演的特权——指定观众观看视角,这样就很难界定两者差异了,那么再进一步,如果镜头不是一个平面镜头,而是一个全视角的VR镜头,观众可以任意选择看到整个表演空间里的所有内容(这是戏剧观众的典型体验),演员可以通过指定的设备(比如:屏幕,音响)感受到观众的反馈,这时候是不是再次真正回到了演员在观众面前当众表演的定义?此时剧场的物理空间演变为网络空间,是不是真正的“线上”戏剧开始出现了?那么,物理空间和网络空间并存的演出现场会不会成为未来戏剧的方式呢?待到5G应用的全面普及,一切皆有答案。

郭德纲 上海 戏剧

上一篇: 郭德纲谈网络喷子

下一篇: 评书 郭德纲 桃花挑战